86-757-86365959
“大建筑观”拓展中国建筑师创新视野
作者:admin     点击:70     添加时间:2017-09-12 16:30:00


在中国建筑学会第十二届五次理事会暨九次常务理事会上,新任理事长修龙两次提出并阐述了中国建筑学会要坚持“大建筑观”的构想,引发与会专家的共鸣和热议。


芬兰建筑师埃萨·皮罗宁认为,“建筑是一面镜子,在任何时代都照映着我们;好的建筑像一首诗,它包罗万象;建筑师必须是具有社会道德的人本主义者”。英国建筑师诺曼·福斯特说,“建筑是关于为人民服务的空间,因为空间的质量影响生活的质量……建筑是跨越时间的桥梁”。英国建筑批评家威廉J·R·柯蒂斯一席话好像是对建筑认知观的一个总结和提升,“新观念需要传统来表达,反之,传统需要新想法来生存。”现实中,建筑作品是基于美和真实的,建筑师的最终任务是创造精神图像。

 

论及“大建筑观”,最应想到的是20世纪的科学巨匠钱学森先生,他明确地从“大建筑观”出发,为建筑科学大部门定位,为建筑科学体系定位;他为建筑科学贡献了一种未来城市发展模式——山水城市;他为建筑科学建立了三个领头学科,即建筑哲学、城市学和园林学。


钱学森早在1982年就从总览科学历史文化之视角研究建筑科学体系,无论从宏观还是微观视角看,都表现出当今中国建筑界难以企及的“大建筑观”认知层次。

 

当下,中国建筑界的诸多“怪相”中,有不少问题是缺少自己的建筑理论与创作理念所致。早在20多年前,钱学森的观点仿佛在警示,见物不见人、见技术不见思想的观念及做法,是中国建筑界裹足难向前的症结所在。

 

从“大建筑观”的广度阐释上,两院院士吴良镛研究了聚居论、地区论、文化论、科技论、政法论、业务论、教育论、艺术论等范畴,意在从更大范围及更高层次上提供建筑学科理论框架。

 

树立“大建筑观”还必须梳理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的学术思想及贡献。作为中国近代建筑教育的奠基人之一,梁思成1928年在东北大学创办了建筑系,1946年在清华大学创办建筑系,他还翻译了《苏联卫国战争中被毁的地区之重建》一书,强调新城要尊重城市原有的肌理及风貌。对此,吴良镛指出,梁思成之所以始终走在学术思想前列,是因为他的建筑观是宏大的,这与他学术领域涉猎广泛相关,他的学术追求感染并启发着他身边的同道者,梁思成闪光的建筑与城市思想,无一不为后人树立标杆。

 

从建筑创作、建筑评论乃至建筑传播视角看,倡导“大建筑观”十分必要,极其符合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的五大发展理念。无论从建筑学科本身的发展与需求,还是从世界建筑文化发展脉络的要求看,任何创新体系都离不了开放的观念。

 

无论是打开学科壁垒还是倾听不同领域专家的建言,都离不开多向开放、公平开放、全面开放、主动开放的创新格局。如设计求真,要允许有不同的创作境界;如建筑遗产保护与更新,要勇于形成建筑与文博界的开放与联合。开放是保护天赋的创新之源,开放的创新才会丰富与精彩,如果不开放、不联合、不交叉,将永远原地踏步。

 

建筑学科分化导致业界在反复追求“跨界”的研究与思考,殊不知“跨界”的真正目标是要创造不人为设界的创新设计模式。全国各大城市连年举办设计节、设计周,但至今未形成大设计理念下的设计文化盛会,仿佛设计仅仅是工业设计、平面设计、广告设计等的“专利”,此种思路不利于中国建筑界与城市界的联合与发展。

 

建筑大师,如戴念慈、张镈、张开济等,在思考中国建筑文化问题时,往往从建筑全局出发,从建筑的过去、现在及未来整体走向出发,不会分割现代建筑与传统建筑,因此,他们留下的作品无论是传统的还是现代的,都堪称20世纪建筑遗产,都是当今中国建筑师应学习的经典项目。

[ 打印本页 ] [ 关闭窗口 ]